浙江建设职业技术学院原党委书记宋立被逮捕

记者 郑菁菁 

“人心不足蛇吞象”语出于《山海经》:“巴蛇食象,三岁而出其骨。”巴蛇食象,谁也不曾见过。但在今天的现实生活中,有一种“蛇吞象现象”,即小官巨腐,却时时可见。 “小蛇”的腐败能量,大大超出公众的想象和认知范围。那些科级(或以下)干部,官卑职小,权也不大,在许多人眼里,甚至连“苍蝇”都算不上。他们何以能把几千万甚至上亿元的钱财,捞进自己的口袋? 因为权力缺少了监督。权力一旦缺少监督,不大的权力照样能造就绝对的腐败。一旦有机可乘,小官即可成巨腐。密云县某镇副镇长杨某,身兼财政科长,手握招商引资及向相关企业支付返税款的“大权”,因缺乏制度约束,他便利用职务便利,在向房地产公司等单位支付返税款过程中,轻易地贪污了1000余万元。 权力影响有时并不简单与行政级别成正比。这些小官因为接近基层,寻租起来非常方便。比起那些从国家拿钱的“大老虎”,他们从老百姓口袋里直接拿钱,相对更加方便,他们给民生带来的痛感更加直接。在某些经济落后的地区,由于交通欠发达,文化长期停滞发展,群众维护自身权益的法律和民主意识欠缺。也许是因为天高皇帝远,又或许是担心受到打击报复,职级不高的科长们的腐败虽然已昭然可见,百姓只能在背后发发牢骚。 很多小官都和上级领导结成“政绩共同体”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比如,此次中央巡视组提及征地拆迁问题较多,而在这个领域长期呈现“前腐后继”现象,就是因为征地拆迁与“政绩形象”的关联度最大,油水也最大,可以上下联动。加之当前征地拆迁制度并不完善,各地赔偿标准不一,问责机制不到位,“小蛇”很方便地游走在其间。在政绩和利益双重驱动之下,很多小官和上级领导抱成一团,形成巨腐。一些地方的基层干部甚至与社会上的黑恶势力形成利益共同体,形成一张群众无法冲破的黑暗势力之网。这样就使“蛇吞象现象”长期存在。 请善良的人们注意:还有多少“小蛇”游走在我们的脚下,正在吐出红红的毒舌。我们且睁大眼睛,仔细寻找,挖将出来,打其七寸,除恶务尽。(吴兴人)红米手机被爆自燃

有有力的证据暗示,不是勒基一个人这么想。在雾霾笼罩的北京,很多人在全神贯注地玩3D梦幻游戏,他们在网吧或用智能手机玩。这些游戏在中国非常流行,数亿人都沉迷于虚拟世界如梦幻西游或魔兽世界。这似乎动摇了诺齐克对体验机器挑战的回答,却加强了很多虚拟现实行业的人强烈相信的东西。菲利普·罗斯代尔(Philip Rosedale)表示:“生活在虚拟现实和‘真实现实’中没什么不同。”郭富城设奖拼三胎

“晕动症”好像是伴随VR出现的一个新词, 大概的症状与晕车晕船差不多。 很多人在第一次体验VR后都会或多或少地出现一些症状, 这也造成了很多人的顾虑。 本质上来说, 我觉得导致它的原因有两个: 一个是你没动, 但是看到的画面动了; 另一个是你动了, 但是画面没跟上。 晕车晕船的原因跟第一个因素也有直接关系, 所以在进行VR游戏设计的时候, 需要尽量避免被动的身体移动和转向。 这种情况导致的症状轻重, 跟个人体质有很大关系, 而且随着体验次数多了之后是可以减轻或消除的。 所以, 这个因素是可以通过游戏设计和体能训练消除掉的。 那另一个因素呢? 主要看硬件和软件的优化, 也就是延迟的优化。 所以, 在选购VR硬件和游戏时, 必须把延迟, FPS等做为首要的筛选标准, 那现阶段的手机VR产品几乎全军覆没了。周琦首次回应指责

雷军嘴上说不在乎第一、第二,但从去年第二季度开始,就因为销量的问题,华为、小米就开始了争夺。去年电商618小米在手机销售方面被认为遭遇了滑铁卢,618当天小米由多年的头名跌落到了第三。小米林斌在微博上发飙,表达了对米黑的不满,认为即将公布的第二季度的业绩,要打脸喷子。在上半年的销量业绩上,根据第三方统计,小米上年年销量3500万台,营收400亿左右,华为预计在3100万台,营收超430亿元。劳荣枝押解回南昌

初看起来,这似乎并没有多大意义。毕竟,作为财富杂志的出版商时代公司市值只有15亿美元,并且只有亿现金储备。但是,规模小一些的公司能够通过逆向莫里斯信托(Reverse Morris Trust)进行交易,具体方法为:雅虎建立一个持有自己核心资产的子公司,然后该子公司同时代公司合并从而创建一个公司,这里我们暂且称其为TimeHoo。TimeHoo向雅虎股东发行足够的股份,让雅虎股东在经济和投票权上控制TimeHoo。劳荣枝押解回南昌

扫码分享到手机

  • 联通